首页 > 一村一品 > 正文

“寻找榆林美丽乡村”征文获奖作品选登

一等奖作品 《泥河沟的泥》 作者曹洁

2016-03-16 14:14:46   点击:   来源:
泥,形声字。这个字,看似简单,实则包容、大度、丰富。“尼”有“亲近”“亲和”之意。“水”“尼”合一,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若滔滔黄河水,难分“水”“泥”。泥河沟,陕北佳县黄河岸边的古村落。一个略显宽

泥,形声字。这个字,看似简单,实则包容、大度、丰富。“尼”有“亲近”“亲和”之意。“水”“尼”合一,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若滔滔黄河水,难分“水”“泥”。

泥河沟,陕北佳县黄河岸边的古村落。一个略显宽阔的河沟,自外而内,渐行渐宽,渐行渐高,土坡高处,散落着一些普普通通的民居,石砌窑洞,高低参差,彼此相望。可以想象,很久以前,每当黄河涨水,或山洪暴发,沟里定是河水咆哮,泥沙俱奔。泥河沟,是否以此为名?入沟里,由浅入深探寻,两岸悬崖峭壁,沟中平野铺展,老老少少的枣树聚在这里,吸纳地气,上接云霞,自成一片千年枣林。黄河沿岸,佳县境内,从北魏起就栽植枣树,已有1500余年的历史,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大、最古老的枣树林区。古语云:“葭州大红枣,入药医百病。”佳县泥河沟古枣园紧傍黄河,以大红油枣为主,果实色红、个大、皮薄、肉厚、核小,清脆香甜,风味醇厚,灾年保命,康泰药用,是老百姓祖祖辈辈赖以生息的生存、生活保障。

走进泥河沟千年枣园,如入天然的艺术殿堂。一棵棵枣树,枝干硕大粗实,枝条繁盛,舒展盘曲,姿态各异,神韵毕现。自然之手千年不倦地雕刻,成就了枣树独有的粗犷之美。暖暖冬阳正好,枣林静默,光秃苍褐,没有绿叶,没有红果。灰褐色的老树皮布满沧桑,如一张张经年的脸,在繁茂与丰硕之后,静默在深冬的安宁里。拙朴的枝干,盘曲着岁月的风霜,伸展着朴素的本色,枝枝丫丫间,遗留着蓬勃的生命痕迹。

穿梭枣林,像穿梭往昔,每一株枣树都是幽深岁月的见证者。两棵枝干硕壮的老枣树,各自独立,相距不过一丈,空中枝干相牵,地下根系相挽。主干粗壮,需几人环抱,树皮暗褐色,龟裂成各种图样;主干之上,分枝繁密,有的舒展,有的盘曲,有的交错相通,难分彼此。其中一株,满身枣疙瘩,主干已成空洞,一个孩童足以藏身,老树皮凝聚着老树的脉息,支撑着庞大枝干,伸向领空。

这两株老树已长活千余年,被尊为“神树”。脚踏厚实的土地,我以目光虔诚祭拜这草木之神。千年来,他们站立在古村口,朝迎旭日,暮送夕阳,看到过多少露珠和星星的眼?听到过多少风雷和霜雨的声?结出了多少颗红红香甜的枣子?古树,是这个村庄不老的根。他们像是古村的祖先,抚养和看护着村落里的每一个孩童、每一条小河、每一棵草木,滋养、哺育、呵护,看着成长,也见证沧桑。

人与树,树与人,人树相依,万物同理。独对老树,只无言,他们真的老了,年年岁岁丰满的果实,压驼了身躯。你无须猜测他们还能活多少年,还能结出多少果实,只要根植大地,就不会停息生长与成熟;你也无需在意他们是否已千年,只着意一种黄土地的本色,一种苍褐色的意境,感受甜纯枣韵的流淌,就够了。这香醇的枣韵,和着泥河沟的河水,流淌成另一种文明之河,如滔滔黄河水,泥沙俱下,醇厚浩大,一样奔涌,一样澎湃,一样滔天。

枣林旁边,散落着一些民居。窑洞为主,石头门面,木质门窗,红红的剪纸花,开在窗上,开满了欢喜和幸福。一条土路穿过,一色的红灯笼,悬挂着新年的喜气。路旁一处戏台前,一堆旺旺的篝火正燃,劈噼啪啪地响,应和着村里的宁静。清闲的村民们聚集在火堆旁,谈天说地,诉说着自己的事情,演说着他人的故事,或者谈论一些新闻、趣闻、要闻,话题稔熟,无所不谈。他们穿着朴素,笑容朴素,眼神朴素,与枣树一起,一如当初。

一如当初的村民,依旧保留着一如当初的习俗。一处空旷的空地上,早已布置好了灯会场,等着元宵夜转九曲。转九曲,又名转灯会、灯油会等,主要流传于黄河岸边,在陕北,更是一场隆重热闹、天人合一的群众娱乐性活动,彰显着浓厚的黄土地域风情。大年其间,辛劳一年的农民们终于可以歇歇了,大家聚在一起,闹秧歌、唱小曲、演碎戏,或有计划地组织,或随意找乐子,转九曲,则是老老少少都要参与的祈福活动。灯会有的在正月初六晚上举行,更多设在正月十五,元宵。灯场由一根根高粱秆栽成,外看是一个正方形图阵,内里则包含九个小方阵;秆间相距一米,用绳子串联,行成曲直通道;秆顶坐泥,做成灯托,托着盏盏泥挰油灯。夜幕降临,365只灯盏同时点亮,寄寓着365天日日平安。小小的火苗跳跃着,映着一张张喜悦的脸。灯会起场,锣鼓喧天,喜开阵门,一人领头,人们从阵门浩荡而入,蜿蜒曲行,红火热闹。男女老少,围着篝火,扭着秧歌,转着灯场,唱着小曲,其乐融融。

这是狂欢的夜晚,声声锣鼓,敲出希望,敲出幸福,敲出黄土地辽阔浩大的气势。他们以灯火的方式,寄托向善祈福的愿望,祭祀天地,求得保佑,驱逐邪魔,消灾免难,以保人畜平安、五谷丰登、幸福美满。“转九曲,活九十”,“游了九曲阵,满年不害病”,这些被群众喜闻乐见的俗语,道出了人们对灯市盛会的看重,据说,还有年轻媳妇偷了灯盏回去,来年可生个胖小子。这也是谈情说爱的夜晚,年轻男女依着古老习俗,寻觅心仪的恋人,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她端立守候,只等那一瞬四面交对,从此,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开始一生一世的牵手相伴。九曲阵路线弯曲,道道相通,从入口到出口,不能走重复路,不能有岔路,像迷宫一样。其实,婚姻就像转九曲阵一样,这路径也是幸福的通道,有了好的起点,尚需彼此扶持,走对方向,走准路子,踏稳步子,方可一步步抵达终点。

走一回泥河沟,若走一回黄河道,你能够贴近古老的生命气息。《汉书·沟洫志》将黄河尊为百川之首,她从雪山走来,裹挟着大地的泥沙,亘古不息地奔流,滋润着万物生灵,传承着中华文明。她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远古时期,我们的祖先在这大河两岸采集、捕鱼、狩猎、耕耘,繁衍生息,度过了华夏文明的金色童年,诞生了黄河文明,拉开了古老文明的序幕。这文明之脉,源于黄河,汇入黄河,也被黄河滋养、吸纳、带远,黄河、黄帝、黄土地等概念,早已超越了本色的浓度和分量,成为古老农耕文化最重要的承载。

泥河沟,无疑是这古老文明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漫长的文明进程中,红枣已融入百姓的生产、生活与风俗,水土为泥,生长枣树,滋养民风,丰厚民俗。泥河沟人的精气神儿就如枣树一样醇厚博大,泥河沟人祖祖辈辈的命脉也早已和枣树紧紧相连:红枣食俗、红枣礼俗、红枣民俗、红枣民俗等独特的枣文化,渗透在古典节庆、儿女婚嫁、祭祀礼仪等个人和团体活动中,这既是百姓对天赐红枣的尊崇,也是对大地福祉的感恩。

泥河沟的泥,是土,是厚实的黄土,是广阔坦呈的大地母亲;泥河沟的泥,是水,是丰沛的黄河水,是澎湃不息的黄河母亲。广阔厚实的黄土地上,深扎着百姓生生不息的根;蓬勃奔流的黄河水中,流淌着中华文明古老的源。这深情博爱的地母,滋生和滋长万物,枣树也是她的孩子。很多地方的枣树都从这里走出去,开枝散叶,繁衍生息,这个庞大的家族已遍布全国各地,生生不息。所以,泥河沟,不只是一个地名、一个村庄、一个古枣园,她是中国枣树的发源地,也是一种独特的文化景观,一种古老农耕文化的延续。这个黄河岸边的古村落,不仅因保存了完整的旱作农业景观和山地传统聚落形态而入选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更以千年枣园而古典风雅:2013年5月,泥河沟被列为“第一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2014年4月29日,又被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也是中国西北地区唯一入选的农业遗产。这是天地对泥河沟莫大的厚爱。

走出泥河沟,一个老农肩挑扁担,缓步走在村路上,满满的两木桶水,左摇右摆,很有节奏,一脸皱纹,满溢笑意。在文明日益发达的今天,他习惯着古老的方式,用有质感的木桶,挑出清凉香甜的古井水,挑出透心的甜。他的背影渐渐远去,消失在土路尽头,走向炊烟缭绕的深处,一孔窑洞,正如一个饱满的句号,待他画。

离开泥河沟,我的心成了一只稳妥的木桶,盛回了满满的水。这水,泥、沙俱在,如滔滔黄河水,有色,无毒。

 

 

作者简介

曹洁,女,笔名如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二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2014年度榆林市有突出贡献专家。获第六届冰心散文奖、中国散文华表奖、当代最佳散文创作奖等。出版文集《素履》,作品收录于《2014中国散文年选》《二十一世纪十年精品选编》《当代优秀散文精品集》《中国散文大系》《散文里的中国》等。

 

 

相关热词搜索:榆林 获奖作品 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