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村一品 > 正文

“寻找榆林美丽乡村”征文获奖作品选登

一等奖作品《石雕之乡——鲍王家沟》马静章、鲍进、马西平

2016-03-16 14:37:18   点击:   来源:
出绥德县城,沿201国道一路北上,用不了一袋烟的工夫,长约十华里的“石雕一条街”便映入眼帘。不由得让人为眼前的壮丽景观、斑烂色彩而震撼、感叹!这真是一个没有围墙的石雕长廊,不见房屋的艺术殿堂。各种造型

 

出绥德县城,沿201国道一路北上,用不了一袋烟的工夫,长约十华里的“石雕一条街”便映入眼帘。不由得让人为眼前的壮丽景观、斑烂色彩而震撼、感叹!

这真是一个没有围墙的石雕长廊,不见房屋的艺术殿堂。各种造型千姿百态、形象逼真,在阳光下奕奕生辉、闪闪发光,默默无言地向人们展示着各自的风采,一个个活灵活现、呼之欲出。远望,群山如黛、绿树阴浓;远看,绿水如练、高楼成群;伴随着火车、汽车的嘶鸣,车辆、行人的吵杂,悠扬悦耳的旋律,五音杂成的生活宣嘨……这一切,构成了一幅美妙绝伦的现代生活风情画卷。而“石雕一条街”,就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这幅巨大的画卷上,为粗犷的黄土高原增加了灵性,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放眼望去,这些石雕作品,犹如一个品种繁多、琳琅满目的“商业橱窗”,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其门类之多、品种之全、技艺之精、神态之奇,无不令人心诚悦服、拍手叫绝。既有各式各样的石牌楼,飞檐挠翅、古色古香;也有形式多样的石亭子,方圆尽有,大小不等;有构思独特、造型优美的各种龙柱,高大精美、巧夺天工;数量最多的是石狮子,有的高达数米、重达数吨,令人叹为观止;有的高不盈尺,小巧玲珑,让人爱不释手;有的张牙舞爪、凶相毕露,让人望而生畏;有的呲牙裂嘴、憨态可掬,让人难以忘怀。此外,还有石人、石马、石骆驼等动物造型,件件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据不完全统计,“石雕一条街”现有大大小小的石雕公司(厂)不下上百家;从业人员多达2000多人。若论公司规模之大、人员之多、技艺之精、效益之好、知明度之高,当数“鲍武文石雕公司”。而鲍武文和其他从业人员一样,并不是四十里铺本村人,而是与此毗邻的鲍王家沟村人。

提起鲍王家沟,给人们第一印象是石雕。因为石雕既富了鲍王家沟人,也美了鲍王家沟村,使这个过去一直默默无闻的小山村,一下子名扬遐迩、广为人知,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其实,这里和陕北千万个普通的深山小村一样,山大而沟深、石多而裸露,自然条件十分恶劣,生态环境十分脆弱,生产力水平十分低下,群众生活十分困难。为了补贴家用、增加收入,自古以来村里就“农工各半”,种地和石雕收入各占村里经济的半壁江山。先人们利用大自然馈赠的礼物,那河谷、硷畔、沟壑到处裸露的层层岩石,不但储量丰富、取之不尽,且埋藏不深、便于开采。先人们就就地取材、以石为料,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通过勤劳的双手,砌窑、架桥、修房、垒墙、打碑、刻狮,制造各种生产、生活用品。可惜由于时间久远,又无资料记载,这些石雕作品多被岁月的风尘所湮没,今日我们已无缘一睹芳容。到了近现代,以鲍武文的曾神父、祖父、父亲等为代表的石雕艺人,继承了祖辈们的传统技艺,但由于时代的局限和科技的制约,也只能打造一些简单而粗糙的生活、祭祖、敬神用品,目的也只是为维持生计、养家糊口。

一贯聪慧好学的鲍武文,从小耳闻目染、心感身受,受到了艺术的熏陶,俗话说“门里出身,自会三分”,也许是与石雕有缘,小时候他就对石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论什么图案,一看就懂,一学就会,而且还加以改进完善,使作品更加形象逼真,显示出他在石雕艺术方面特殊的天赋和才能。然而,要成为一个石雕艺术家,光有天分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有各方面环境和条件的配合。而鲍武文生活的那个年代,正是农业合作化时期,“农业学大寨”运动一浪高过一浪,席卷着中华大地的每一个圪崂拐角。在农村,只能“以粮为纲”,不能搞别的副业。否则,就是忘记阶级斗争,搞资本主义复辟;轻者批判斗争,重者坐牢判刑。这一政策持续了近30年时间,使农村生产力遭到极大的破坏,农民的积极性受到严重挫伤,社员出工不出力,农民种地不下功,地里打不下粮食,家里又没有收入,以致农村越来越穷,农民生活越来越苦。特别是一贯以石雕为业的鲍王家沟,一下子塌了半边天,又山大沟深、资源缺乏,更成为全镇乃至全县出了名的穷村子。“住土窑,吃稀饭,少铺没盖穿的烂”的民谚,就是当时生活的真实写照。贫穷致使男的问不下媳妇,女的找不下婆家,就连要饭的也很少光顾这里。人们虽然有想法,但是没办法,在那个“极左”时代,谁又敢冒着“复辟资本主义”的危险,去碰这条“高压线”。只能“抱着葫芦抠籽”,守着农业社这个“烂摊子”挨饿受穷。

以四代石雕传人鲍武文为首的一帮年青人,不甘就这样“端着金碗讨饭,守着银山挨饿”。于是,白天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晚上偷着到山上的崖窑里打石狮子卖钱。为此,他“受过批斗挨过整,贩过羊皮跟过工”。其中的酸甜苦辣,局外人是难以想象和体会的。

正当他为了生存,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的时候,党的十三届三中全会的精神,犹如大旱中的一声春雷,好像长夜里的一缕阳光,驱散了长期笼罩在人们心头上的阴霾,重新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光明,像孙悟空挣脱了“紧箍咒”一样,“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大胆放开手脚,从事自己想干、会干、也一定会干出名堂的事情。

一贯敢为人先、勇于创新的鲍武文,在这万木争荣、千舟竞发的年代里,不甘一辈子守着黄土地,过那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面对黄土背朝天的传统生活,他要靠自己的一技之长,发挥石雕艺术的优势,干一番不同于前人的伟大事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改革开放的浪潮刚刚兴起的时候,他就把爱好石雕的几个穷哥们组织起来,打石狮子卖给当时的县外贸公司,生活很快得到改善提高。从而吸引了很多村里村外的年轻人,自愿加入石雕行业,产品销售到内蒙、甘肃、宁夏等地,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欢迎。

但身居山沟,信息不灵、交通不便、销路不畅等问题,制约着事业的发展。他决心走出山沟,到外面广阔的天地去打拼。1992  年,他在条件相对较好四十里铺街上,租了三孔窑洞,办起了石雕厂,产品也从单一的石狮子,开发为“以石料为材”,造牌楼、打龙柱、修石亭、刻动物……引起了上级有关部门的重视。省、市、县的领导,纷纷来厂视察指导,并在资金、物质、技术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官员,看了他的作品后,给予高度的评价,同时授予他“工艺美术家”的称号。从此一举成名,由过去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农民,一下子成为人所共知的艺术家。

随着事业的发展,原有的厂房设备已不能满足需要。进入新世纪以后,他又在街上租赁了18亩土地,并盖了厂房、宿舍,新买了龙门吊、雕刻机、切割机等先进设备,新招了技工60多名,为事业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他是一个悟性很高、反应灵敏的人,不论什么新事物、新设备、新技术,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在长期的实践中,他把传统的工艺流程和高深的美学原理融为一体,把简单的操作手法和先进的技术有机地结合起来,创造性地应用圆雕、浮雕、镂空、阴刻、阳刻、线刻等多法并用的手法,创造出许多难度很大、技术要求很高的飞禽走兽、花草树木、古今人物等高、深、尖作品,分布在兰州、银川、包头等全国二十几个大中城市的公园、庙宇和风景名胜区,有的还漂洋过海落户欧美等地,成为当地的一大人文景观。在他的家乡绥德,有五门六柱、雄伟壮观的“天下第一楼”,有高达20多米,威风凛凛的“天下第一狮”,至于分散在城乡的石亭、龙柱、牌楼等多不胜举,每年创产值2000多万元,上交国家税利200多万元,成为绥德县的税利大户。

技有高低,艺无止境。鲍武文懂得,艺术只有更好,没有最好。为了追求更好,不断提高员工的技术水平,他还采取走出去、请进来的方法对员工进行培训,从而开阔了眼见,提高了艺术修养,不论技术还是态度都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致富不忘乡党,发达常记家乡。鲍武文深知“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的道理。十几年来,在他的影响和带领下,全村涌现出堪称能工巧匠的石雕艺人120多名,占全村总人口的近一半,先后开办了46个石雕公司,年创产值近3000万元,仅此一项使人均收入达近万元,占全村人均收入的80%,村民生活水平得到明显的改善。石雕产业使鲍王家沟出了名,“一村一品”使广大农民发了家。现全村有36户在县城买了房,26户买了小轿车,家家安了闭路电视,大部分人家有电脑,村里有房皆新,有路皆平,天更蓝、水更清、山更绿、人更富、村更美。由过去“有女不嫁鲍王家沟”,变为现在“有女争嫁石雕村”。

如果所有农民都像鲍武文那样,在致富路上,坚持“一村一品”的发展方面,永不满足,勇于拼搏,不断攀登,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农村现有的面貌,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以预言随着石雕产业的发展,鲍王家沟村的明天将更美好。

相关热词搜索:榆林 获奖作品 征文